新闻中心-澳门财神娱乐



锡矿山报
> 新闻中心 > 锡矿山报
长篇小说《大矿山》创作谈
发布人:admin    发布日期:2021-09-17 10:30:02    来源:本站原创

长篇小说《大矿山》创作谈

     刘道云

    朔风识劲草,坚守著辉煌。在中国共产党诞辰一百周年之际,我与长期励志传承、挖掘百年锡矿山红色精神、一直坚守传播锡矿山工矿文化的袁育文先生历时三年深入生活、收集资料,结合他多年在矿山工作之余收集、整理的相关锡矿山红色革命的历史史实,共同创作出以湖南省工矿革命老一辈先驱在锡矿山成立的湖南省第一工矿支部为主线,以锡矿山广大工农群众不畏艰辛、不怕牺牲、勇于奉献的大无畏革命精神为故事大背景,以小说白描叙事的创作手法,创作出19251949年发生在这百年大矿山上革命斗争的长篇历史体裁小说《大矿山》。

     我们重现这百年矿山的革命斗争史,一是在中国共产党诞辰一百周年之际,回顾矿山革命的艰辛历程,弘扬大矿山革命斗争精神,讴歌中国共产党人的同时,为建党一百周年献礼;二是在百年锡矿山转型发展之际,为拉动锡矿山红色旅游做广泛的宣传和推动工作,助力锡矿山红色工矿旅游的发展,使外界不单单只是知道这里是闻名遐迩的世界锑都,更要外界知道这里是湖南省工矿第一个党支部的诞生地;这里是红军北上抗日,进驻矿山时间最长、又是筹粮筹款最多的地方;这里是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同时,还在激烈的枪炮声中战斗的地方;这里有保存完整的羊牯岭碉楼,“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飞水岩瀑布,完整保存至今的欧式建筑风格的洋行旧址,环境复绿、万马奔腾的石林地质公园;这里是国家主席亲自批示收归国有的唯一一家矿山企业……这些都是促使我们创作《大矿山》的动力与初衷。

     我们从百年老矿洞前覆盖着的那一丛冬茅草中钻出来,每一次都感觉收获满满。我们告别羊牯岭碉楼,走谭家冲、进童家院、入肖家湾、访陶塘老街感受昔日矿工生活的凄苦,追寻先烈们追求真理的足迹。三年多来,我们无数次驻足长龙界、坝塘山、十八茅湾等地,收集洋人列强们掠夺锑矿的劣迹种种,聆听红军的英雄事迹。

     我们的足迹踏遍矿区每一个角落。在通往世界各地的石板路上,寻找被那挑夫们草鞋磨光了的石板上留下的光阴,体会这深浅不一的足痕里无法泯灭的沧桑与岁月,冥想昔日担炭、运粮、送锑品的汉子为生计忙于奔波的景象,常常在感叹、感动中夯实了我们的担当,深感我们创作《大矿山》责任重大、意义深远。

    一路走来,发生在大矿山里无数喜、怒、哀、乐的情景和悲欢离合的故事,都是大矿山惊天地、泣鬼神般的史诗。比如“鸿吉”塌陷的惨烈、“魔芋豆腐”的智慧,驰援长沙倒蒋途中留给自己最后一颗子弹的信仰与追求,还有那举大矿山众人之力支持红军北上抗日的军筹,以及一千矿工挺身而出参加红军的壮举,无不彰显百折不挠的中华民族之魂。

     如果说智守五万光洋的智慧里有矿山人的包容、向善和坚韧、通达,那么胜利山军民英勇奋战赢得锡矿山解放的英雄壮举,更昭示着矿山人民坚定不移跟党走的决心,后人都将会永远铭记。

百年矿山,百年辉煌,长篇小说《大矿山》叙述的只是我们掀起的冰山一角,但它却凝聚着矿山之魂,体现着矿山人民勇于奉献、敢于牺牲的精神,记录着中国锑工业从原始落后逐步走向世界前列的不朽功勋。大矿山里的故事还有如锑矿石般的丰富,涵盖有太多太多鲜为人知的宝藏有待开发,还有蕴藏在大矿山人们心里的感人故事和革命精神有待提炼,更有待心中存有家国情怀的仁人志士去挖掘、寻找,去整理、发扬。我想在这里告诉大家,无论你从哪一个视角走进,这神奇的世界锑都都会令你流连忘返。

 

刻骨铭心的“双抢”岁月

     刘定湘

     在我小时候,“双抢”几乎就是人生“苦难”的代名词,以至于有些大人总爱拿“双抢”说事儿,用“双抢”来教诲自己的崽女,“你想读书还是想搞一世的‘双抢’?”憨厚得再憨厚不过了,父辈的希冀总是这么直白,充当起典型的现实教育版教材。

    以至于如今的我,每每停歇在舒适怡人的空调房里,就会想起那汗水浸渍的“双抢”,想起那滚滚的热浪,想起那无比疲惫的身躯。浮躁的心得以平静,想“歇一歇”的情绪不再敢懈怠停滞。“双抢”予人以磨难,亦给人以动力、正能量。

    1970年代,还是集体生产队制。在热火朝天的“双抢”浩大队伍里,我们这些小孩还只是扮演着“跟屁虫”的角色,不外乎是干些捡稻穗、捉蚱蜢、抓泥鳅、捕青蛙、放养鹅鸭的活儿。尽管头顶炎炎烈日,衣衫流水,有些干脆光身赤裸在稻田地里打滚,倒也其乐融融。

     时光如梭,岁月的车轮“毫不留情”地把我们这些小孩们驶入了“双抢”的大军里。1980年代初,开启了“包产到户”的狂热征程,一片崭新的天地呈现在村民们的眼前,是惊奇,是喜悦,更是一种沉甸甸的考验。

     我们这些小孩也开始履职“双抢”生力军的使命,没有商量,没有迟疑,只有无怨无悔地勇往直前,是责任,是担当。只要是七八岁的儿童了,就基本上逐渐融入了“双抢”的主战场,开辟了乡村完全面目一新的一道风景线。

     每年的阳历7月中旬开始,就进入“双抢”的关键时期,持续二十来天,这也是村民们心目中最难熬的近乎“炼狱”般的日子。

    有时,月亮还挂在半山腰,星星还在天空中眨巴着眼睛,一脸惺忪的我们就被大人们叫醒,手拿镰刀或扎秧稻草懵懵懂懂地朝田野走去。没法,为了抢时间也为了趁着晨风凉爽,一大早要么把当天要收割的稻穗全部割好,要么把当天要插的秧苗全部扯好,方可回家吃早饭。

     吃完早餐,大人们抬着打谷机,小孩们挑着箩筐,雄赳赳气昂昂地开始一天最艰辛的劳作。一到田地,大人们开始调装好打谷机,小孩们首先负责把满田懒洋洋的稻穗往打谷机左右两旁搬放,堆成两座小山状。一般是两个人踩动打谷机,两个人递稻穗,那唿唿、沙沙的打谷声,伴随着烈日下热浪的翻滚声,心中更是燥热无比。

    炙热烈日的蒸烤,那飞扬的稻草叶片粘在满是汗水的身上,骚痒难受,个中滋味只有自己心领神会。打谷机旁边的稻穗打完了,再一起把打谷机往前推动,开辟另一“方阵”。

    稻谷打完了,又得去收拾好田地里那一堆堆散乱无章的稻草。我也慢慢学会扎稻草,先拿几根稻草做“绳”,再去捆住一小把稻草的头尖部,一个个矮小的“稻草人”就这样诞生了。全部扎完后,再一个个拖到田埂、斜坡上,站立着晒起来,俨然“千军万马”。

    早稻收割完了,还只是弹奏完“双抢”的第一部曲,接下来敲鼓鸣  的就是“插田”,也就是把晚稻秧苗插下去。只要一丘田收割完了,紧接着,就立马用耕牛把田地犁耙好。有时上午收割完,下午就犁耙好,快节奏地插好秧苗。

     如果说打禾纯粹是体力活,那么插田还是有点技术含量的,插得不好的话,不仅对禾苗的生长发育有影响,而且有碍雅观,给别人留下“笑柄”。一般刚学插田的那会,都是在水田里跳着“扭曲”之舞,犹如一垄歪歪斜斜的杂草,杂乱无章。我也不例外。

    插田在村民们眼中是有十分讲究的,不仅讲求横竖对齐,而且力求笔直挺拔。每每插田之前,必先用“箱棍”把田地分成一垄垄(一箱箱)的。“箱棍”就是二根同样长度的细木或细竹棍子,一般长约一米二,中间系一根长绳索,先用秧苗沿绳索插上相隔“箱棍”长的直行,再在每垄(箱)里插满秧苗,一般每垄(箱)里插上横排八兜秧苗。

     尽管插田不是重体力活,但上有烈日的炙烤,下有高达40度的水温浸泡,弯着腰弓着背,一步一步往后移动,不时还有那种身子柔软似水、摸着就肉麻的蚂蝗“亲吻”叮咬,许多人常为之忐忑不安,惊恐极致。一天下来,腰酸腿痛,头晕目眩,甚至两眼发黑,其辛苦劳累之状也不言而喻。多少次,“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的远古呐喊声,仿佛穿越时空飘逸到我的耳旁,令我为之动容泪落。

    那时的我,夏天也和其他村民们一样,只穿一件背心和一条短裤衩,于是每到“双抢”,先是脸面、手臂上晒得通红,麻辣火烧,有如千虫挠身,一粘上水,更是剧痛难忍。

    再慢慢地皮肤变黑,自然脱落。每年我至少要掉一次皮,有时甚至两次。俗话常说“不死也得掉一层皮”,可少时的我每年都掉一层皮。所以说,历练过“双抢”的,在其漫漫人生之路上,还有什么艰难险阻可以惧怕的呢?

惟有亲身经历过才会酸甜苦辣尽知,惟有亲身经历过才会如此刻骨铭心!

 

行走的快乐

     刘朝霞

    有些快乐藏在心间,不必多言。有些快乐,需要和人一起分享。

     就如此刻的我,走在崎岖的有些碎石的山路上,脚底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黄土,两旁有枯萎的茅草,陡峭而深不见底的悬崖。但我的心是雀跃的,欢快的。因为耳旁有你们沙沙的脚步,有活泼大声的喧哗,还有高亢的原生态的歌声。在这条路上,走着走着我有点飘了。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不是在行走,而是在做梦。是的,那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像一个美丽的梦。

     这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童年的我曾在这山脚下,度过4年快乐无忧的时光。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这山与山之间还有那么奇妙的关联,还有那么多可以探究的秘密。从一座山峰跨越到另一座山峰,从一个山谷逾越至一个山巅,看起来艰难困顿,重重险阻,然一步步走过,才发现,登攀的过程,奇妙无穷,快乐无比。

     厚厚的晨雾,预示着一个大好的冬日暖阳,由于过度的开发,进山的路已伤痕累累,但是这挡不住一颗颗跃跃欲试的心,踩着参差斑驳的路面,一路向上,向上。蓦然,一面宽阔的黄土坡兀立前方,路被齐刷刷斩断,似乎已到绝境。迷茫间,只见领队一身吆喝,躬下身子,四脚着地,手脚并用,像一只灵活的猿猴,三下五去二就爬了上去。原来这才是正确的登山方式噢。遂群起而效之,小心翼翼,匍匐前行,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虽然淑女绅士形象尽毁,终究是稳稳当当站在了坡顶。

     蓦然回首,眼前云雾缭绕,轻纱曼卷,白茫茫的云海飘渺在山峰山谷间,仙气飘飘,宛如人间仙境,山脚的村庄田野已全然不见了踪影,细瞧时,那轻薄的雾还在随着风儿游走、弥漫,似乎要把这山这人都拢入怀中,这大山,原来是那般羞涩,见到生客的来访,要扯一帘幔帐,把脸儿遮住么?

     哦,大山,请原谅我们的冒失和造次,人说藏在深闺人不识,你虽然就在我们的身边,但不来探究,怎么知道你的美好,不来造访,怎么洞悉你的深奥。不信,就给你看看数小时以后,我们眼中的你。

     群山之巅,一道山脊绵延期间,汗流浃背的我们,饥肠辘辘的我们,已经攀援了三小时,常说山路崎岖,然一路行来,怎一个崎岖二字可言!荆棘丛中开路,茅草堆里穿行,铁丝网下穿越,石板路上跳跃……各种方式,各种体验,让初次涉足户外的一位姐姐,在大呼吃不消的同时也大呼过瘾。不走寻常路,不看寻场景,这大概就是领队带我们此行的目的吧。

     是嗬,你看那,层层叠叠的山峰,连绵起伏的山峦,一望无际的天宇,若隐若现的云海,翘然挺立的悬崖,深不可测的山谷……这一切的一切,就如一副绝美的水墨画,尽收眼底,一览无余。这个时候你的心里,可以涌现出无数的感叹词:壮美、雄奇、博大,宽广……也可以发出由衷的赞美: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尽折腰!在这个时候,怎样的溢美之词都不会觉得夸张。绝美的风景,总是在艰难的跋涉之后,如果不是登临绝顶,怎么可以看到这壮丽的风光?我曾领略过梵净山的云海,也曾爬上过泰山之巅,还曾攀登过华山的绝壁,这些名山大川的真容,都曾让我热血沸腾,激情澎湃。然而没想到我的身边,这座熟悉的山峰,也会带给我这种力量之美,雄浑之美。正所谓,赏风景何须去远方,好风景就在你身旁!

     路边潜藏的,还有各种小乐趣。枯树桩上,一簇簇挨挨挤挤的灵芝,或白或紫,或深或浅,像一个个可爱的小精灵在探头向你张望;在茅草丛中埋头走路,猛一抬头,一树黄灿灿的花儿绽放在你的头顶,细腻,温柔,在枯萎的调色板上巧笑倩然,让人眼前一亮;荆棘丛中一个黑色的鸟巢赫然入目,半圆的形状,被三根枯枝架起,精致,小巧,怎么看都是一帧精美的艺术品;更有那,阳光下闪闪发亮的芦苇,偶尔邂逅的潺潺清泉,隐藏在悬崖间的红色庙宇,摸上去绵软厚实的绿色苔藓……

     行走的快乐,在于不断的出发。住在连三四线城市都算不上的小城,生活虽然算不上富足,但我们拥有这片山水,拥有说走就可以走的一干友人,这是何等幸福快乐的事情,希望这份快乐能够永存,希望我们的人生阅历,多一点这样的快乐。

 
返回澳门电玩城首页 | | 联系澳门财神娱乐 | 站点地图 |  

澳门电玩城 copyright © 2011 锡矿山闪星锑业有限责任公司 湘公网安备 43138102000122号.